郎朗:把中国文化的诗意美融入到演奏中

文化资讯 2020-09-06 16:19142未知www.baidu.com

核心阅读

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钢琴演奏家,过硬的专业基础是骨骼,弹奏技巧是血肉,对音乐的独到见解和深刻体会,则为演奏注入灵魂

古典音乐不是摆在博物馆里的“老古董”,它是动态的、活跃的,还在行进之中的。音乐就像海水一样,需要不断有波浪推动向前

作为人类文化宝库重要组成部分,中国音乐乃至中国文化,既有其独特面貌,也有优秀文化艺术共性的一面。我们积极吸收古今中外文化精华,继续为人类美好未来贡献力量

“如果墨守成规,音乐就没有未来了”

记者:在当代众多钢琴演奏家中,你风格独具,情感饱满,色彩鲜明。发展出创造性的个人演奏风格,不可或缺的基石是什么?

郎朗:天赋、努力、在积累中持续成长,这几个要素缺一不可。

少年郎朗练习照片

我非常幸运,17岁那年演奏柴可夫斯基《第一钢琴协奏曲》,正式步入世界乐坛。当我登上舞台,面对各国观众和记者陌生、好奇的眼神,我知道,机会终于来了。多年练琴的积累就在那一刻迸发。

有天赋并不意味着可以减少努力。扎实的基本功是地基,只有地基夯实才能走得更远。早年,我每天保证至少6个小时练琴、钻研、背谱。我见过太多天才少年最后变得很平庸,就是因为放弃了持续的沉淀和提升。天赋越高,训练和磨砺的强度应该越大。直到现在,无论日程多么繁忙,我都要保证每天至少练琴两个小时。

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钢琴演奏家,过硬的专业基础是骨骼,弹奏技巧是血肉,对音乐的独到见解和深刻体会,则为演奏注入灵魂。巴赫《哥德堡变奏曲》内涵丰富、思想深邃。为诠释好这部作品,我专门请教音乐大家,刻苦学习,深入了解其背后的历史和文化。

经常在世界各地演出,使我有机会接触各种各样的风景和人,这些经历都是灵感的源泉。比如,莫扎特音乐里有很多奥地利乡村音乐元素,我会找来听一听,用心感受其中的人文气息。再比如,我一直找不到弹拉赫玛尼诺夫《第二钢琴协奏曲》开头的感觉。一次去圣彼得堡开音乐会,远处传来的塔楼钟声突然给了我灵感。当我和不同音乐家聊天时,整个人不断接收外界发出的各种信号,积极吸收不同养分。

记者:不同作品有不同的历史背景、文化内涵;同一部作品在时间的淘洗与传承中,往往拥有几个典型的版本。如何在尊重经典和展现个人风格之间做好平衡?

郎朗:这两者并不冲突。无论是演奏姿态等外化的风格,还是按键与踏板的细节处理,个人的演奏风格本身就是对经典的一种诠释。一首钢琴曲有连奏、变奏,有声音强弱变化,演奏者要学习怎么根据不同乐团的指挥来弹奏、让自己的演奏和乐团融合在一起,让演奏有结构、跌宕起伏,什么地方要用感情以及用什么样的感情,都需要考虑到。

Copyright @ 华康日报网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